我現在坐的位置靠近窗邊,窗台上的花盆已經取下搬入室內,由於颱風的風向是颳北風,風還沒灌進南邊的窗戶,但窗外已是風雨交加,望向淡水河,看著河浪由河口往內湧入,河水暴漲,稍早看見河岸邊的遊艇碼頭已停泊了許多船,氣象播報員緊湊的播報颱風動向,提醒颱風的威力,這來勢洶洶的颱風,在晚間7點時天際突然出現濃厚的雲層由大屯山慢慢地逼近,天空泛起紅光,大有風雨欲來之勢,我下樓巡視順便拍下風起雲湧的景象,卻看見天色有異相,雲層裡突然出現兩個黑洞,如虎視眈眈的魅影張開大口令人寒慄。

 

 

DSC01045  

DSC01054  

隨著風雨逐漸加強,心裡的牽掛便與窗外的風雨一起排山倒海而來。

近來很少發文,上格友家讀文的時間非常破碎,有時讀完了卻沒有留言,一直惦記著要跟格友說些甚麼?

之前小蝦的文裡提到對朋友的一些見解:謝謝你當我的朋友,她說:「對朋友的定義嚴謹,是朋友,跟不是朋友差別很大。」這句話對從年輕以來就視為一種特異的能力,好惡立判,至今仍未能掌握拿捏分寸。一向喜歡找同溫層的朋友一起取暖交流,而安靜的族類又是稀有,自然朋友就少,既然少就無從挑選何者才是朋友,何者不是,多半的時候是好惡不分,也常有具有洞察人心的好心人提醒:「這人是有問題的,少跟他在一起。」而我往往都逆勢而行,西瓜偎小邊,越是孤單的人越往那裏靠,所以,從求學以來到就業成家,朋友累積的速度極度的緩慢,直到開始寫部落格,透過網路發送的電波似乎比較容易偵測到「同溫層」的生物,以至於此時此刻,是我一生中感應到「最多牽掛」的時刻。

請原諒我慣於不周到的交流互動,常常錯失了許多該對待「朋友」及時的熱情與態度,心裡也常感虧欠。若說我是「外冷心熱」也是,「拙於應對」也是,但我自知是屬於容易牽掛之人,舉凡一面之緣,或是在格子裡的一句「心有靈犀」,都會登入在我的「心靈名單」裡,在像這樣的風雨之夜如跑馬燈一樣的在腦海排列著,其實,我有很多朋友,也許你(妳)並未曾把我列入你(妳)的名單裡,但,此時,我掛念起你(妳)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丫頭 的頭像
丫頭

我在左岸的沙洲上遺落一個吻印

丫頭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