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SC03450.JPG  (恰恰)

小時候就在這秋收的季節大人忙著收成農事時,幾乎無暇看管孩子,趁這個初秋慵懶的星期六下午,放了學,跑到剛收割完的稻田裡,找幾綑紮好的稻草搭一個小小的稻草屋,鋪上稻草,小不嚨咚的鑽進只容下一個人的空間,在裡面或吃著路邊採的小紅莓,或讀著學校帶回來的國語日報,一不小心就沉沉的睡去,直到被弟弟妹妹發現。一個人的美好時光,直到現在只要一聞到稻草的清香就會再度沉淫在幸福的味道裡。

 

追溯漸漸變成一個孤僻的人的根源,似乎與稻草屋有絕大的關係。

自青春期以來鮮少參與3人以上的聚會,人越多越顯得孤單,而與其在眾人面前孤單,不如一個人獨處,也好掩飾社交技巧貧乏的窘態,也似乎躲過了青春情事步步進逼的尷尬,以至於整個成長過程錯過了社團、舞會、郊遊......等等很多很重要的人際訓練必要經歷;也未曾解過男歡女愛中難解的三角習題,就莫名其妙的走進了二人世界,漸漸學習融入家族群體的連動關係,沾著一點點人情世故的義理扮演起為人妻、媳與母親的角色,一扮就是數十寒暑。每遇年節,無可避免的家族團聚,不管張羅繁文縟節的流程是否全心投入,只要將心神投擲在一大掛子的人群中打轉,就像放在脫水槽中一樣,最後將靈魂瀝乾只剩下軀殼。儘管是被迫參與,但也確實從群聚的互動中獲得歡樂與溫慰,也學著免強自己做一個「合群」的人,融入團體的合作關係,讓自己不至於太容易被發現是個「難相處」的人。

DSC03402.JPG  (布布 )

人子、人妻、人母、人姐等等角色演久了,也漸漸融為一體,經過日月風霜的生活洗禮,時而裝傻、時而幹練,日久附著在性格上的歲月滄桑,恐怕再難回復自認此生尚有一段美好的德行,文靜、溫柔......,在家裡動輒聲嘶力竭的與青春期的女兒對槓,女兒轉身向老爸求援:「爸爸你看,媽媽幹嘛這麼兇,我又沒怎樣,這麼大聲?」看慣了我們母女征戰的老公淡淡地說:「不知道耶?我認識你媽的時候,她不是這個樣子。」此話讓人不勝噓唏,幾度佳人變潑婦!

  ..

女兒說:「媽媽,你的人生太枯燥了,所以不了解我們年輕人.......」這句話簡直踢到了我的灶門了。「年輕人」,我是何時開始與「年輕人」有了距離?這幾年,也莫名其妙的關掉了電視、搬到了城市的邊陲,隔著一條河的距離,或許對新世代荒謬的戲碼稍稍做了一些的無言的抗議。

曾幾何時,從溫柔蛻變成大媽,再從大媽變成刁蠻的老婦人,一路走來,人生這部戲碼真想怒罵導演:「怎麼一開始沒有說清楚,早知道下場會這麼不堪,再高的片酬也不演啦!」

自從把布布、恰恰搬上樓團聚,生活好似多了一些情趣,這對七年前女兒撿來的流浪貓,女兒不在家,就把貓兒留給老媽,這也算是陪伴了。因為貓在家,也變得不愛出遠門,每天到後陽台洗衣服,一面跟貓說話、玩耍,不然拿本書,讓貓坐在腿上一起閱讀,貓的恬靜、自得,似乎跟以前躲在稻草屋裡的我一樣快樂,日子又漸漸地回復到從前,其實「孤僻」有時候也是一種享受。

有時候我會消失一陣裝忙,其實只是想跟自己「躲貓貓」,想我的時候,只要「喵」一聲,我就會出現了。

「喵!好久不見」

DSC03434.JPG(躲貓貓)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丫頭 的頭像
丫頭

我在左岸的沙洲上遺落一個吻印

丫頭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