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篇文是在去年底媽媽住院時寫了部分,那時很多人還不知道「服貿」是甚麼? 但那時我已經感覺到「服貿」的威脅已伺機蠢動。寫出這篇文,心裡百感交集,不管「反服貿」或「支持服貿」,「服務」業已經在台灣質變了.................

母親還未出院,而我虛張強壯的免疫系統終也抵擋不了我多次進出醫院吸附了足夠的病毒數量而壓垮了,向來耐不住病,稍有不舒適便覺全身癱軟、精神渙散,還好剛剛又幫媽媽更換了新的大陸籍看護,鬆懈了心情,在感冒藥的催眠之下,竟然在家昏睡了一整天,直到傍晚才免強起身,戴上口罩、穿上太空衣、圍上圍巾,猶如臨大敵一般到醫院探望媽媽。

新到的看護見我來,連忙起身招呼,用連珠炮的方式向我簡報了媽媽今日的狀況;包括血糖、血壓,吃了多少東西、上幾次廁所.........鉅細靡遺的還推薦她幫媽媽買了好用又便宜的衛生紙。我想起交班時忘了告訴她我昨天已經幫她洗過澡了,她說今天已經洗好了,還幫媽媽的濕疹上了藥了;營養補給品也早晚一次,她的手機裡錄了滿滿的老歌正播放著給媽媽聽,幾乎沒有漏掉任何細節,如果我真要挑剔,就是話說得太多太快了。

媽媽這一次入院時間比較久,我們第一次嘗試雇用看護。

以前媽媽住院都是由子女們輪流照顧,但這次住院時間太久,需要全天24小時看守,且跨兩個院區住院,弟弟怕我太累建議雇用看護,原想只需雇用晚上,但能配合的看護很難找,後來,只好全包了,在分院時我們首次申請看護,來了一名大陸籍的看護,陸姐(化名),約50來歲,河北人,身材纖瘦,來台6、7年了,心裡原有些顧忌,我知道他們要能在台長期居留一定得與台灣人結婚,依她的年齡應該是再婚,先不管她的家務事,總之,陸姐依附在這醫院的看護公司工作有一陣子了。我看她熟練地幫媽媽洗澡、更換衣服,輕聲細語問候,心裡才對大陸籍看護稍放下戒心。

媽媽入院後才併發的肺炎才開始發作,起身都非常沉重,但陸姐從不假她人手一個人就能扶起體重已80公斤的母親,並且不停地為媽媽拍痰、按摩,時時詢問哪裡不舒服,每每我到病房時都見她端坐在媽媽的床前專注地看顧著媽媽,我讓她休息一會兒,她都不肯,她說公司規定除了吃飯的時間都得看著不能睡也不能做其他的事情。尤其最後幾天,媽媽肺炎急遽變化,幾次夜裡都呼吸困難而無法入睡,看顧一定很疲憊,可翌日見到陸姐時,她永遠都梳妝清爽未顯一點倦容。陸姐話並不多說,除了醫護上的說明以外,甚少攀談,照護上較困難的任務,她也總是搶著做:「沒關係,讓我來就好。」所以,對我們家屬來說沒有額外的客套上的負擔,簡單明瞭、乾乾脆脆。後來,媽媽病情危急須轉院急診,陸姐一路跟隨上救護車,並全程陪在身邊直到進入加護病房後,我才將她送回家。離開時她說;如果媽媽轉普通病房再通知她。

後來,媽媽在加護病房脫離險境,陸姐原可以繼續銜接任務,但病房遲遲沒有空床,陸姐已有了新的病人,一時無法丟下,我只好另外就近雇用其他的看護。

媽媽轉入普通病房的第一天晚上七點,一名台籍看護受命趕來,風塵僕僕的拖著行李,見了我說的第一句話是:「你媽媽應該再住也沒幾天嘛?!」這話明明都是白話,但我總是解讀出其他的意涵來。

她看似嘆了一聲氣,面無表情的從包裡取出一些合約單要我簽名,像辦公事,我一一簽名。

我交代她一些注意的事項,她似乎未能聽我說清楚便已馬上回應:「這我知道。」連聲說了幾次以後,我覺得多說無益了,也許她已經都知道。

隔床有位85歲臥床的阿婆,也因肺炎住院,也是由台籍看護照顧。

「阿婆住多久了?」我關心一下。

「你不要問了,她剛剛才休息一下,她一直想罵人,你一問,她又要開始了,我已經應付她一整天了。」隔床的看護,嗓門特大,喳喳呼呼的應對似乎已成為一種習慣。我看阿婆嘴巴咕嚕咕嚕激動著張合著,似乎想要辯論卻又無法發出可以辨識的話語,唯一可猜出的是:「我想死。」

「你又想死了,一天到晚只會說這個,死不死的,講這個有甚麼用.........」看護又跟她回嘴,阿罵的眼神開始圓瞪了起來。

我處在這樣的空間裡,老人的病痛和垂死前的窒息感,彷彿身體已經死亡,而靈魂仍禁錮其中,連呻吟的權力似乎也被看護扼殺了。我感受到片刻不能久留的窘迫,而我的看護也早早囑咐媽媽躺下休息,反而我便不知要做甚麼而先離開。

我沒有像先前陸姐照顧媽媽時的輕鬆感,總覺得有些甚麼地方放心不下,所以在回家的路上,聽了廣播節目談到李泰祥的「告別」,覺得死亡如影隨形。

隔天早上我去探視的時候,看護坐在椅子上看書,媽媽坐在床沿發呆,看護才起身,看起來,她跟媽媽大部分的時間都是靜默無語。因為媽媽可以自行行動,也許晚上睡不好,媽媽見他在椅子上打盹也不敢驚擾她,我趁帶媽媽出來散步時問媽媽的想法,媽媽說:「上次那個比較好。」我知道意思了。

回病房時,正聽見她們兩個看護正在討論他們的主管,說甚麼規定很不合理之類的,說得義憤填膺,好像說:「再這樣囉嗦,我咖贏轉去吃自己。」嗓門之大,也不怕主管聽到。我的看護見我進來,雖然她沒有參與議論,但表情冷漠,我問她,媽媽洗過澡了嗎? 她說;你媽媽說不想洗,我算算媽媽已2天沒洗澡了,便親自幫媽媽洗澡。

隔床的家屬來探視,隔壁的看護口氣上稍稍收斂,不過仍是自以為是的口吻解釋著病人的狀況,床上的老奶奶雖然臥床不能動,腦子還很清晰的,嘴巴奮力的張合的似想辯白,看護頭靠近傾聽:「你去死!!你是魔鬼。」

「甚麼?你說我是魔鬼?」看護想扭轉氣氛故意調侃自己。

「媽,你不能這樣說人家,她很辛苦照顧你耶!」看護的女兒是教授,通情達理的安撫她的母親,但是,因為他們沒有時間隨侍病榻,很依賴這個看護,也很能體諒看護的辛勞,其實是個好雇主。

老奶奶的確脾氣不好,但她除了在床上發脾氣外,別無他法,她如能自己動手,或許真的能把自己殺死。

「我想死!」

「又說想死,你還沒死,我可能先被你氣死了。」看護以「台式」的幽默感回應奶奶,奶奶咕嚕咕嚕地吐不出清楚的話語,情緒激動得很。

 

當我離開病房時,心情很複雜,我想另外找看護,於是我查了幾個看護公司的電話:

「請問你們這裡有看護嗎?」

「你要台籍的還是大陸籍的?」

「有差嗎? 」

「差200」

「是台籍的貴一點嗎?」

「不是,是大陸籍的貴200。」

「為什麼會這樣呢?」我疑惑。

「誰知道你們都喜歡用大陸籍,現在大陸籍的看護2200,台籍2000。」

「好,我知道,我需要再打來。」掛了電話時,心裡有底了。

後來,我跟醫院的看護公司申請更換大陸籍的看護,那是我深思一晚之後的痛苦決定。

我跟看護公司說:「我其實很難過做這樣的決定,你不要問我她哪裡不好?我跟你說;她沒有不好,她真的做了每個她該做的事,如果我不曾雇用大陸籍看護,我可能永遠無法知道台籍看護和大陸籍看護服務品質上的差異,可是,我現在知道了,我也想讓台籍的看護能有機會去調整自己的服務心態,競爭才是真正能提升台籍看護的機會。」

看護公司沒有為難我,他們似乎早已知道問題,我請他們出面,不忍親口跟看護說,希望大家心裡都能保留幾分的情分,我不是惡意要辭退一名台籍看護,我只想要求對媽媽比較好的服務,這是我可以選擇的權利。

未料,看護還是氣呼呼地打包衣物,把心中的怨氣往病人媽媽身上吐訴:「你的女兒為甚麼要把我換掉?」有輕微帕金森的媽媽窘得心跳加速全身顫抖的打電話罵我:「忍一忍就出院了,為什麼要換?」我更無言了,有必要為難病人嗎?

也許是先入為主的感受,比起後來的這位大陸籍看護媽媽還是覺得陸姐比較優,但若比起台籍看護,還真有一段很大的距離。

大陸籍的看護用前陣子最夯的大陸電視劇甄嬛傳裡說得滑溜的像掉在瓷盤裡的水滴似的話語告訴我:「病人是我的親人,而你是我的恩人,因為你讓我來照顧媽媽,給我有一口飯吃,我把她當親人一樣的照顧........」為了生存已反覆的操練著直到琅琅上口如戲劇上的對白,一點也不覺得矯情,但你不能說,這樣的態度是不對的,也許台籍看護心裡也都這樣想,但是「態度」上絕對不如他們心口合一,不管真心或假意,「服務」的最高原則,就是讓客人「舒服」,除此之外,任何的「保護」政策都無法阻擋顧客尋求「高品質」服務的權利,所以,這就是台籍看護比大陸籍看護少200的原因嗎?最重要的還不是家屬的感覺,尤其虛弱的病人的感受是:相同語言的大陸籍看護比起越南籍的還更受歡迎。

那時,服貿協議還躺在立法院的委員會裡,很多人都不知道「服貿」這個玩意兒,而我們與中國大陸的「服貿」還未定,實際上他們的「服務」已經攻城掠地的在各大醫院的病房裡展開了,而我連「反」的思維都來不及建立就被「服」了。一定有人會說:「你看,我們的工作都會被他們搶走。」我其實也很憂心,我看著他們俐落的操作每一項照護程序,心裡是充滿著熱忱在從事這項在台灣已經沒有人想做的工作,拼命撈錢,再怎麼說,我都應該要站出來大聲的「反服貿」。可是,我想,這樣的念頭只是一時的情緒,真正的原因是甚麼?

在越來越開放的國際市場裡,台灣還有甚麼可以關起門來「自豪」的行業,除了「反抗」,我們還能做些甚麼?

(此文不涉及立場,只是以生活所遇到的真實現象呈現我個人的憂慮,同樣的事件,每個人有不同的解讀,也不應該只有1或2的選擇,這應該是我們可以延伸很多不同且多元的思考方向,不能用「政治」來解決所有的困境。)

※好久不能在格裡與好友互動了,感謝格友冒著"感染"的風險來讀這篇"服貿文",請原諒我暫不能一一回覆, 在這個「流行感冒」猖獗的時期,為了保養喉嚨,我只好暫時禁聲,也許,我們真的不用為了"反、或"不反"而重感冒了.......祝大家身體健康^-^
http://lhl471119.nidbox.com/diary/read/8688592  網路上讀到的一篇文分享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丫頭 的頭像
丫頭

我在左岸的沙洲上遺落一個吻印

丫頭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3) 人氣()


留言列表 (23)

發表留言
  • 棕櫚與太陽
  • 哈!!真配服ㄚ頭大姊的勇氣!!
    敢沾上服茂的邊...XDDDD
    感覺現在社會已經被二分法給分邊了...
    似乎完全沒有討論的空間!!!
    我也看的有點麻痺了!!!
    其實生活週遭早就一大堆大陸人在你身邊了!!!
  • 比華
  • 推~~
    俗話說:不怕不景氣,只怕不爭氣.~~
  • 花媽
  • 最近大家好像都感冒了 ,不是伏冒就是有露(鹿)安 ~

    ㄚ頭遇到的看護情形是現在醫院的真實寫照
    陸籍看護積極爭取工作的熱忱 對照台籍阿桑的態度 真的差很大
    口條完全不一樣
    台灣人愛看甄嬛 卻學不來 像掉在瓷盤裡的水滴似的口氣 ,飛雄奇怪 ??
  • 凡醫
  • 這是蠻心酸的經驗
    看到台灣正在沉淪的一面
    我想
    燕ㄚ在大陸 比較大陸與台灣的員工
    可能也有同感

    台灣 敬業的精神是否漸漸在流失
    向上提升的力量是否漸漸在減弱
    令人擔憂

    但願老人家健康快樂
  • 野雲閒風
  • 早安 ! 好冰友 ~

    ㄚ頭經歷的這段歲月過程 , 讀來特讓我心酸 ..................

    服不服 ?! 通不通 ?! 對於台灣的未來 , 我個人是不抱樂觀的 , 甚至可以說大勢已去 , " 幾家爽烤肉 , 萬家聞煙燻 " , 茫茫也 , 這個社會已嚴重缺少信任感 , 人人雖不可推責 , 但也只能每天狗吠火車似地看著新聞 , 痛心地看著一件件" 台灣奇蹟 " ...............

    無論如何 , 祝福如凡醫兄 , 也衷心希望ㄚ頭保重身體 ~
  • 小飛熊
  • 只有經歷過的
    才懂那些箇中的差別
  • 橙光
  • 浪潮滾來誰能擋
    在大歷史的籠罩下
    個人只能過好自己的小日子

    謝謝 ㄚ頭分享這篇文
    我完全不知現在已有大陸籍看護
    想來很多事早已在運轉
    服貿條文多少只是行禮如儀?

  • 丫頭
  • 好久不能在格裡與好友互動,感謝格友冒著"感染"的風險來讀這篇"服貿文",請原諒我暫不能一一回覆, 在這個「流行感冒」猖獗的時期,為了保養喉嚨,我只好暫時禁聲,僅以我在網路上讀到的一篇文分享,也許,我們真的不用為了"反、或"不反"而重感冒了.......祝大家身體健康^-^
    http://lhl471119.nidbox.com/diary/read/8688592
  • 雷泥鰍
  • 親人在病痛的折磨下令人不捨...
    希望一切都平安...
    關於服貿...相信很多人並不了解...
    只知道對本地的一些產業會有影響...
    泥鰍也是一知半解...
    但執政者的態度可能是壓垮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
    小老百姓關心民更甚於政治...
    說不清楚的事更讓人擔心其中的詭譎...
    天氣驟變...丫頭姐自己也要好好保重...^^
  • 悄悄話
  • 尼爾張
  • 很多事情,取決的只有兩個字:態度.^^
  • Elaine
  • 其實,也有台灣的看護,服務態度很好的。只是我覺得是機率問題。
    因為我奶奶住院時,我也有強烈要求換過看護。
    只是,我第一次跟看護公司交涉時,看護公司給我的是一個我覺得很不錯的。
    後來,我奶奶出院在入院後,第一位是不佳的,我有些微的讓對方知道我懂這些所謂的看護工作還有護理工作,對方還是一副自以為是,我離開醫院後,馬上就打電話跟我家人說,看護要換掉。換掉的那一個看護,雖然比第二個好,但是還是比我自己親自跟看護公司交涉的還要差。
    我覺的看護公司會看人去調度看護。
  • 鴿子
  • 感謝分享^^

    路過踏踏 ~ 推推+22 ~

    關懷弱勢 ~ 愛心大串連 ~

    請將本blog訊息傳送給您的友人分享,讓人間有愛!

    ~^.^~ 謝謝 ~ 祝安 ~^.^~

    歡迎有空來我家踏踏ㄜ~:))
  • 塗鴉
  • 姑娘這種就事論事的態度, 也讓我服了.
  • City Cafe
  • 祝福ㄚ頭和ㄚ頭母親大人

    能早日康復 ...
  • 熾

  • 祝福 伯母 早日痊癒!
  • 謝謝您~~

    丫頭 於 2014/04/14 14:28 回覆

  • 文哲
  • 現在的看護好像較便宜了...

    20幾年前在南部都是2400的.那時都是台籍.還沒有外籍進來

    現在多了外籍.加上大陸籍的來當看護

    想想本地的看護.似乎和ㄚ頭所寫一樣

    親切度比較差一些.價格自然直直落了~~
  • 拿鐵不加糖
  • 在此先祝福丫頭和媽媽都要身體健康喔!!
    這段經驗, 從上次在山林裡的分享,
    到轉化成為文字, 心酸與擔憂的情緒,
    一直在拿鐵心中迴盪著~

    生活裡其實不難發現陸姐的身影,
    市場裡的小販, 餐館裡的服務員,
    有時不太習慣這樣大嗓門熱情洋溢的態度,
    但想想大家不也是圖一個生活的溫飽而已,
    服務~唯舒服舒適矣, 但態度絕對是關鍵,
    台灣........在世界競爭的舞台上,
    還有很多心態的關卡需要調整,
    天祐我們下個世代的孩子們!!
  • 原來這件事我也對你說過了,我老了,已經開始叨叨絮絮的,索性寫下,免得掛在腦子裡佔容量~~
    這件事我真的擔憂台灣人包括我自己的心態,被自以為是的限定了,他們雖晚了幾年繁榮,急起直追的力道,像龜兔賽跑,
    我們早跑幾年,後來也被追上了,尤其整個風氣像緊箍咒一樣,無法釋放。
    真的有初老的現象,看不慣的事好像多了........但願都是自己多想~~
    謝謝妳的祝福,你有要保重喔!!

    丫頭 於 2014/04/21 21:26 回覆

  • 史大俠
  • 就算立起萬里長城~歷代的中國還是改朝換代好幾次
    擋不住的趨勢就是擋不住--
    不管我們能簽到多麼有力的條款
    競爭力的提升終究還是得靠自己.
  • 認同史大俠說的,中國人的歷史都是征戰,這個把那個拉下,五千年都是這樣,好不容易到民國了,共產黨要把國民黨拉下,不僅拉下也要換朝代叫人民共和國
    到了台灣,兩黨又互相拉扯,一方要中華民國,一方要台灣國..........
    光爭天下,忽略了生活中美好的事物漸漸地消退... 天佑台灣!!

    丫頭 於 2014/04/21 23:15 回覆

  • 牧童
  • 敬祝令慈 身體平安建康!

    這篇真是寫實的報導,牧童感同身受。
    先父生前曾住院多次,大都請台籍看護,
    那時台籍看護的工資還比陸籍的貴,
    因為那時還對陸籍看護不了解。
    可是先父幾次的台籍看護讓我內心很不滿意,
    他們虛應事故,在我們面前假裝熱心,
    我們一離開,他們就不知去向,常需用手機call他,
    為了讓他們對先父好一點,我們有時還敢怒不敢言。

    幾年前多次到榮總探視親友,
    發覺榮總的看護已是陸籍天下,
    服務很好,親友都表示很滿意,
    這讓我驚訝不已,
    也後悔當年沒幫先父請陸籍看護。

    有個朋友摔跤,腦部受傷住進榮總,
    他的陸籍看護年輕漂亮,服務好,嘴巴甜,
    朋友出院後,
    還開玩笑說他這生的最大願望就是娶大陸妹,
    此或許與腦部受傷有關,但那位陸籍看護確實做得很好,
    我們去探望時,她推著輪椅陪著病人在園區賞景聊天,
    很有耐心與愛心,病人也開心,復原得很快。

    撇開服貿議題,各行各業,真的是要有敬業的精神,
    最要緊的是自己要有競爭力,要尊重自己的工作,尤其是服務業。
  • Ivy
  • 首先要跟ㄚ頭說聲辛苦了!家中有病人要照顧,
    的確是蠟燭兩頭燒,我們之前也經歷過,
    當時請外勞的確也是個大問題,
    不過我剛好遇上台籍的阿姨,她非常認真及專業,
    讓我們都很放心,其實服貿事件,我一直霧裡看花,
    不過立場與否,我覺得人民發出一點聲音是好的,
    雖然我對於服貿是贊成的,不過政府的黑箱作業的確不光明,
    不過ㄚ頭也說出重點了,有競爭人們才會有進步的空間。
  • 寶貝蜂蜜熊
  • ㄚ頭心苦、也辛苦了~
    生病的人、身旁的人、看護者、與受照顧者~全都各有各的辛苦.

    我兩個禮拜前也住院了11天,鎮日躺在病房裡,
    活生生經歷了24小時臥榻病床上的煉獄滋味 ~ ~ ~

    同時我也耳聞目睹了隔壁病床一位開刀後久臥病榻的阿嬤、跟隨伺於側24小時留院陪護照料她的外籍幫傭 之間的"角力大戰"。

    當時~種種客觀環境、造成我每次沈睡的最長單位大約只有一小時。

    原因包括 :
    隔壁病床的作息/病理照護、她跟幫傭的對話聲甚至鬥嘴聲、幫傭定期拍背/弄餐/每次把屎把尿之後,到浴室清洗器具、幫傭拖鞋 屐哩機啦 忙來忙去的種種活動聲音等等,她們親戚訪客早/ 午/ 晚 各固定一小時的親人來訪陪伴的談笑聲~
    以及我自身必要的護理程序及頻率:靜脈注射抗生素調屏、血壓、耳溫⋯

    好幾次都是~好不容易、有機會睡着個30分鐘,就有護理人員進來把妳給搖醒 + 量個血壓,一進來、就是護理車上一車用品鏗鏘框啷,好不容易再度入睡了、又有人拿個驗尿杯進來要你有空驗驗,要不然就量耳溫什麼的⋯ 我的周公~就這麼來來回回在門廊上跨進跨出的 ......夢裡來 夢裡去的......

    晚上9:00、半夜1點,我都分別有吊瓶注射,結束之後,凌晨大半夜的~心理想著,這會兒~總算可以好好入眠了罷?!
    這時候~隔壁開始竭盡所能地大力咳痰、哀嚎病痛 ;
    正當我眼皮又想閉起來的時刻、浴室裡卻又傳來隔壁幫傭沖洗痰盂、尿盆的鏗鏘匡啷聲......

    有一次,這個印傭好不容易跟我一樣 : 大概睡下了一、倆個小時,隔壁阿嬤開始不停呼喊她的名字"ㄚ雅...ㄚ雅? ㄚ雅...ㄚ雅 !!!",最後終於~
    連不叫ㄚ雅的我/ 戴著強力耳塞只求飽眠的我,也被驚醒了~ ~ ~
    ㄚ雅氣沖沖地起來,使命拖著她的塑膠拖鞋、大辣辣地走來走去~唧唧噶噶作大響⋯她幫阿嬤 擦屎 + 把尿 + 盥洗完畢之後,我也氣沖沖的一把抓起棉被悶著頭想"杜絕噪音".... 好想死呀~~~我當時唯一奢侈的願望就是~只想睡死!!!

    安靜了一會兒沒多久~ 阿嬤又開始聲嘶力竭地呼喚起她的 "ㄚ雅...ㄚ雅? ㄚ雅...ㄚ雅 ~ 我... 餓了"
    ㄚ雅再度氣沖沖地爬起來,鏗鏘匡啷搞了一鋼杯的燕麥粥,這時候~ "三字經" 也開始在我腦袋裡、鏗鏘匡啷的拼命撞牆、想衝出我的嘴巴 ......

    這些種種~真的會磨人耐性、會讓人崩潰的......

    這場情境裡頭~唯一脾氣最好的,就是那些一天只來探望半小時~一小時的親人、那些有著正常生活軌道的人 ; 還有新進資淺的年輕護士小姐們...
  • 嗨!寶貝,這篇原設定不回文的,讀完大作後,雖也深切感受了您病中的苦,但對您輕易就能揚揚灑灑將病房實況瞄繪如此犀利無耐,似乎比您在格子裡陳述的更多,可見您應已漸復原,文思與氣力充足,我實該為您高興,也期待您的向陽性持續發熱,讀您的文字是一種享受,原諒我忘了體恤您的病痛,

    丫頭 於 2014/05/08 20:16 回覆

  • 芽米兒
  • ㄚ頭
    外籍勞工他們為了生活離鄉背井,每個人背後都有一篇心酸的故事。
    決定來到異鄉他們已有認知,要把工作做好,因為已無退路。
    好服務好品質才有競爭力。
    ^______^

    祝福ㄚ頭的媽咪安康的 芽
  • 芽米兒有一顆柔軟的心,如你的畫風一樣,有一種溫暖的調性。
    非不得已,誰也不願離開自己的家鄉外出掙錢,中國人(現在都不這麼說了,說華人好像也撇不清)向來都是漂流的民族,血液裡都留著鄉愁,
    台灣近30年的榮景很難想像再下30年依然如此,社會是殘酷現實的競賽場,早一點準備著,才不會在下一個浪潮裡淹沒,也許這也是ㄚ頭中老年的症候群,叨絮不已~~

    丫頭 於 2014/05/19 18:11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