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天是容易被忽略的季節,或許因為怕冷自然慣於蜷伏一種安逸慵懶的環境,即便陰濕的氣候常讓人陷入一種永無邊境荒蕪感也無所謂,等待、消磨或讓例行的節慶囫圇的將整個冬天吞沒消化.緊跟著年節應酬式的步驟採買、佈置、清洗、送禮到清點結餘.....日子被剝削只剩一些日常,精神的求索已然奢望也實無必要,一旦關照起日漸枯槁的心靈必將走入更廣大的荒漠,以至於連綿的陰鬱連起身的動力都將要凍結。有些時候永遠睡不飽的靈魂真的只能靠啃食床頭邊堆放如山的書來填補那無法招架的饑餓感,肉體囿於寒氣的逼迫而更加瑟縮於微量的氧氣中,窒息感似有等待死亡、消極恣意增長, 如動物的冬眠,與其等待春天,不如說是等待自己身體回溫。

 

年前的忙碌如按表操兵的訓練,無論是寫春聯、採購年貨、送禮到往返於婆家與娘家過年的例行的習俗,免不了得填飽眾多親友的肚腹而持鍋鏟霍霍狀似賢淑廚娘,勤奮無怨無悔如無我狀態,又像漂浮的浮游生物不知何時準備被大型魚類吞噬而結束這微小的存在感。而事實上,微量的存在感似乎更易於度日,將一般的「度日如年」轉化成「度年如日」,倏忽之間,短暫的年假,寒盡不知,到年的尾聲時幾乎忘了日曆的意義,上班日與開學日,甚至連星期幾都已經對應不上了。猛然回神,又開始巨大自我一般的焦慮起來,信用卡帳單、孩子的寒假作業、約定的工作、旅行歸來的大量名產與清洗的衣物......瞬間如阿拉丁神燈從燈煙裡竄出的巨人,立刻執行某些「神職任務」,分配、搬運、填裝、清理外加將精算、嘮叨、發脾氣.........一切回歸日常,冰箱裡的菜色恢復以往的清茶淡飯,收起新衣與提款卡,開始勤儉度日。

 

少出門,接著年節慶典的分勞,身邊有ㄧ些招待票始終沒有使用,一早清理包包時發現華山文創的「Dark Art 夜光藝術展」,心裡暗暗安排了伏筆,但由於是孩子最後一個星期假日,沒有叫醒,老爺趕了一晚的作業也未能早起。忙完例行晨間的任務,洗衣、擦地,餘下一點時間看一下年前未看完的鍾文音的「艷歌行」,今日沒有宴客、沒有親友互訪、沒有採買、沒有日常,一個無他有我的日子,我已然充實的盤算著,不至於在這陰濕的氣候裡感到窮荒、無聊。

 

一直是個少眠的人,但也一直有讓人睡飽的度量,固然因為「眾人皆睡,我獨醒」有著千載難逢的清閒感,這份清閒感若不是在午夜,是在清晨就更讓我覺得「一日之計在於晨」的珍貴,晨光在精神飽滿的時刻享用更加覺得物超所值,物超所值的定義在於當大家都在沉睡時,靈魂也容易在清澈的空氣裡灌飽了。

老爺發出一陣醒獅般的狂吼,伸展沉睡一晚而僵硬的骨頭而自然迸裂的聲響,也是飽足,但他的夢應該沒有任何關於今日的休閒計畫,多半都是在溫習或修正他平日高壓工作下的凌亂思緒,而計畫已掌握在我「一日之計在於晨」的謀略裡,因為老爺不愛進城,他的工作每日往返城市與城郊,假日進城視為畏途,而華山文創在市區,進城是必然。

起床晚,早餐與中餐一併,兒子已約同學打球,午餐後便出發前往華山文創,雖然才剛開完環島返家的他實不願再踩油門,但已無法後悔,一早起床時便已滿口答應。「幹嘛下雨天還要出門?」他免不了抱怨了一下。

有一些展覽由標題上引發不了動機,但直覺上「Dark Art 夜光藝術展」應該不同於其他畫展或書展之類容易想像的內容,總有一些好奇心,這是越來越缺乏的心境,偶然興起,便要熱情迎對。

下雨天原不可能想出門,也許年過了,屬於我的年才剛開始,就算老爺不陪,應該也會獨自前往。

華山文創園區 ,一個位於市中心鬧區的文化特區,這幾年由於政府與民間開啟文創概念後而以豐富多元模式經營一個文化展演、文創商品的新天地,僅來過幾次,雖然很喜歡這個地方,可也未曾認真地逛過,對於一個地方的喜好,並不是全面性的,也許只是為了一棵樹,或一杯好喝的咖啡,而我喜歡華山,是因為它有一種古老又新潮交映的意象,無論是設計、商品,或是一處斑駁的牆面,總是散發著一種頹唐的華美之感,信步穿梭於錯落曲折的園區,迷路也是驚奇,久久來一次,更讓人恍如未曾來過的新鮮感,正如今日來才發現「光點電影」也在這裡,一樓的放映廳,上演著各國院線電影,且多半是得獎片,對於我這個很怕看浪費時間的影片的人來說,「得獎」至少是第一道的篩選,免得懊惱不已。

 

我查看了一下上映片名有「大稻埕」,廣告吵得沸沸揚揚,環島時在南部飯店做SPA,服務小姐一直推薦這部電影,但看放映清單時更想看「藍色茉莉」,不過,沒看過「大尾鱸鰻」,對本土電影信心不足一直未能有機會修復,錯過了一個「大」,就不要再錯過這部「大」片了,我又慫恿老爺看5:50分的「大稻埕」。購了票,還有2個小時可以看「Dark Art 夜光藝術展」,這樣巧妙的銜接一切都是偶然的驚喜。

「Dark Art 夜光藝術展」入門口的圖畫已經讓一群排隊的觀眾驚訝不已,明明是一幅畫,身體左右晃動卻也跟著晃動,趨近一看,它分明就是立體並非是平面,這是視覺3D與平面3D的錯覺,除了這幅「立體平面畫」之外,其餘展出的都是「平面立體」畫,從一進入展覽區之後便完全陷入一種魔幻、錯覺、驚喜、訝異的情緒之中,至於畫的典故與背景都來不及細察,而在一幕一幕精彩生動時明時暗的光影中,每個人彷彿置身於拍片現場,於3D背景畫面前,忍不住要成為這3D戲劇效果畫作裡的一角,連小孩也自願當起「受虐者」寧為鯊魚或殭屍凌虐。進來才知可以拍照,相機沒帶,僅能用已停產的HTC flyer 的500萬畫素來支應,一遇到熄燈時的螢光畫面就無法拍攝,不過回來搜尋不難發現更精采的介紹:本文引用自linshu527 - [展覽] DARK ART 夜光3D藝術展 心得

 

 

 

   

 

 

 

 

 

原以為2小時足足有餘,可在這展覽館裡每一幅圖畫都充滿著玄機與驚奇,讓人忘了時間,臨到電影上映時我們才匆匆離場趕往另一場「驚異」的電影場景,何以「驚異」?意有「驚喜」不足「訝異」有餘的意涵,關於此片的評論目前尚不能釐清,總之,以此片為我從年後才展開的年找到了一個看電影的好去處,華山會讓我更想再來,總不會老是選到「爛片」,也許等我多看幾部「爛片」後,我才能真正懂得欣賞「佳片」。

 

在寒氣逼人的雨天,有著一下午的歡欣,讓我想起以前教科書裡琦君的文章:下雨天,真好!! 我已許久未曾再出現的童心。

我的年才開始,祝大家新年快樂!!

 

補充說明:Dark Art 夜光3D藝術展,展期到3/16日結束   地點: 台北市中正區八德路一段1號

 

 

 

 

 

 

 

 

 ,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丫頭 的頭像
丫頭

我在左岸的沙洲上遺落一個吻印

丫頭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