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以用聽的:     

    這一陣子突然對穿甚麼顏色的衣服出門感到非常困擾,衣櫥裡的衣服多半是單色系,非黑即白居多。本來就常因出門沒有適合的衣服穿而少出門,這下可禁足很多天了,積欠了很多約會讓我慢慢地變成了蠟黃色(不懂黃牛為什麼要背這品格瑕疵的顏色),是接近枯黃的黃,怕冷,不開窗,初春染上春寒的咳嗽很激烈,開了窗,外面工地機械運轉的氣味更讓我上氣不接下氣。剛剛還在line上與克華敲不定去拜訪他的劇團的時間,才一轉身看見外面的豔陽天馬上有了出門的動機,先出門再說。

黑潮漸退,那是我的主色系。

最近走在路上,當我穿黑衣時,總感覺有某種白色的光束射過來,而我穿白衣時,更有大軍壓境的窒息感,除了黑白,我只好選擇紅色,還好,這顏色已經不是潮流了,感覺敵意較少。

 

DSC05241.JPG  六藝劇團團長劉克華

去年底吧?(參考:站在我窗邊的男孩),我和我的童年學弟克華重逢了。想不到只是站在窗邊的片刻的對話,還能在數十年後順利銜接上,沒有時空的距離感,甚至比以前更加熟悉。

我們似乎很有默契的沒有提示身上的任何符號,胖或瘦、高或矮,或衣服的顏色,就當是跟一個老朋友約在某一個地點見面,很有把握一定會認出彼此,從見面的第一句寒暄,生疏已消彌。

「你都沒變呢!」他仍是一頭黑髮。

「女大十八變」他說。

「我已經不止十八變了,我是孫悟空七十二變,再晚一點碰面就會變回原型了。」我說。

記得那天天氣微寒,本想只是預定一場午餐的時間,未料話匣一開不夠宣洩,又另轉戰到咖啡廳續攤,把從話當年開始一路像是快車疾駛而過所有的百岳千山,已近半百的人生閱歷如一本精彩的小說,也不管能不能消化急著要分享給彼此,十二、四歲時的年少羞赧早已不復見,我說;他的口才辨給是渾然天成的,而我家庭主婦的資歷也訓練了強有力的喉舌,除非對方喑啞,不然少有不被我挖空心思的。比較起來,他的人生總是比我要來得驚滔駭浪,一如編排的戲劇一般,我一向愛聽,像是彌補我匱乏的人生。

談到向晚時分,天色微暗才稍緩了節奏,意猶未盡按下休止符,我承諾要去他的劇團參訪,但不知是何時?中間遇到的跨年、春節、元宵,從春酒等到櫻花落盡.......選日不如撞日,就現在,即時..........

從八里驅車到新店走64號從起點到終點是一條半圓弧線,我稱它「路痴專用道」,是我開車方向的座標,不到40分即抵達位於新店中興街上的「六藝劇團」,這與上回碰面已相距近4個月,還好line讓心靈的距離不受時間的影響,感覺更像老朋友。

好在,我相隔四個月才當一次「不速之客」,這個頻率我算過是介於驚嚇與驚喜之間,還不至於讓人嫌惡(希望運算公式沒有失靈),看起來是驚喜比較多一些。

這次拜訪是為他4/18開演的戲劇「淘氣三結義」排演探班,一向都是在台前看舞台演員粉墨登場,還未見過排演的過程。

DSC07230.JPG  劉克華展示劇團的戲服間

DSC07237.JPG  

劉克華團長在擔任駐法藝術家一年之後回國,曾經在華岡藝校擔任戲劇指導老師教過大S、小S,之後遇到教改將「戲劇」納入課程,他便完成了國中戲劇教材的編寫,也因此考上國中教師擔任八年的導師,同時也成立了「六藝劇團」,他以自身求學時從資優班讀到末段班的經歷帶領學生,雖不是主科老師,但與學生家長相處甚為融洽,也常以他的戲劇專長將戲劇融入教育,師生互動沒有距離。後來因劇團演出機會越來越多,而熱衷於戲劇創作大於教學的他發現現今社會浮動著價值觀紛亂無章的氛圍,品格教育式微,看著孩子迷惘無助,學校以成績掛帥的教育理念很難改變,而自幼年受古典文學薰陶,內心叛逆的他形於外的卻有著一股濃厚的書生氣質,一種內在創新,外在平穩的力量是他幼年生長在鄉下,深受論語庭訓的影響。他後來向學校請假,以實驗的精神將耳熟能詳的中國典章故事重新編寫劇本,融入現代音樂及舞蹈,更貼近小朋友的心靈,讓呆板八股的舊故事創新注入新鮮有趣的元素,吸引孩子的目光,潛移默化中融入生命最初始的善良本質,他說:「戲劇自古以來都有教化的意義,從西方基督教的「聖經劇場」、法國的「荒謬劇場」,東方的「京劇」、「歌仔戲」都是以歌劇方式呈現人性百態,曲折離奇的劇情反映現實的人生,不管嘲諷、嘻笑、怒罵,演者諄諄,觀者戚戚,台上台下無不翻攪著自己的人生,是非善惡、虛偽矯情、爾虞我詐,一些書本沒教過的事。

DSC07222.JPG DSC07224.JPG DSC07241.JPG   

六藝劇團成立至今已13個年頭,已累積2,500場的演出,深入鄉間學校,城市巷弄,以幽默逗趣的編排方式將生硬的詩書義理不露斧鑿的痕跡,深深雋刻在每位曾經觀賞過他們的戲劇的孩童的心裡,這就是劉克華老師處心積慮營造寓教於樂的教育理念,從每一場孩子的熱烈回應與雪片般的感謝函裡,稚氣的筆跡寫著孩子真心話,沒有比這個更棒的報酬了,雖然劇團一直慘澹經營,服務小眾的觀眾群,僅靠著這些微小的感動支持繼續向前.........

 

隨著請假期限的逼近,劉克華心中也陷入必須選擇在體制內與體制外教學的抉擇,這是一場用生命來博弈的工作,做為好友,也無法幫他選擇,唯有在格子裡、親友間盡量的幫他的戲劇宣傳了。

六藝劇團即將上演的舞台劇:淘氣三結義

 4/18(星期五) 19 (星期六) 20 (星期日)晚上7點 (國家兩廳院售票系統) 目前只剩4/18日晚場,其餘已售完。

地點:文山劇場 台北市景文街32號 ,捷運景美站1號出口

 

 

 淘氣三結義

團長的話

各位親愛的爸爸媽媽,還有可愛的小朋友們:

很高興《淘氣三結義》跟大家見面了,淘氣三結義,看到名字,是不是會對三國演義中的「桃園三結義」有一種奇妙的聯想呢?

沒錯,是有一些有趣的關連:劇中人物的名字是劉備、關羽、張飛,還有讓人對他「漢賊不兩立」的曹操;背景是模模糊糊的東漢末年;劉備家是在做草鞋的,張飛家裡在賣豬肉;而三個年紀相仿的小朋友,也因為想要對抗惡勢力而在張飛家的桃樹園裡辦起結拜的家家酒來了。這些,都跟真實的「桃園三結義」是相仿的元素。

然而,除了這個之外,其他的劇情內容就跟史實或是演義的內容沒什麼太大的關係了。其他的,只跟我們想要讓大朋友小朋友們理解的主題有關。

那麼,什麼是我們想讓大朋友小朋友們理解的主題呢?答案是:「校園霸凌」與「團結而非暴力」的智慧。

就像三國演義中的一開始,也是戲中的夫子一開始唱的第一句:「話說天下大勢合久必分分久必合」。這個世界,難道都是二元的世界嗎?非黑即白?非合即分?非強即弱?非對即錯?難道沒有更好的選擇?沒有更恰當的出路嗎?

一個小學堂,象徵著一個大世界;幾個小朋友,互動著由淺至深的人際關係。從被霸凌與霸凌的關係,透過團結的智慧與幽默,化解了傷害與仇恨,提升到融合與寬恕的層次;把持住自己,包容了別人;慰藉了傷害,溫暖了人心。

我們期待純真活潑的下一代,在我們的羽翼下成長,在我們的呵護下茁壯,並且培養了比我們更成熟的智慧,面對屬於他們的未來。

 

據劉克華透露,他們今年的大戲是:孔融不讓梨,光聽這劇名就非常生動有趣,顛覆以往傳統的認知,這部戲也將於今年8月赴北京中國兒童戲劇院邀演。這些傳統的戲劇,他以創新的思維重新詮釋,連我都想要看看他怎麼把老故事變成活教材,也難怪引起近年來熱衷於恢復中華文化的對岸矚目,對於這個最近很燙手的「中華文化」,劉克華卻緊緊地捧在手心上,怕破碎了。

他在談起創作理念時,目光炯炯有神,聰慧且明亮,讓我想起他站在窗台邊時自信的模樣,似乎沒有變老,反而更透明...............加油!!克華老弟!!

 

※ 劉克華團長特別保留6張招待券,如想帶孩子前去欣賞4/18日星期五晚上的:淘氣三結義,請悄悄留下您的姓名,將為你保留,送完為止。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丫頭 的頭像
丫頭

我在左岸的沙洲上遺落一個吻印

丫頭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