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那瞬間

我已斷裂成一段一段的詩(屍)

無法再拚湊成一首歌

青春儘管漫漫長夜

看不見黎明前的蒼老

那些在微亮光影中的魔幻奇景

有英雄劍鞘的冷光

有勝利喧囂的魔咒

總是在曙光穿透腦頁進行一場告解彌撒時

你的劍已出鞘

 

黑暗勢力是你的遊戲暗房

沖洗著你過度幸福的童年褪去快樂的底片

暗沉 惡臭 與藥水一起沉溺於一條暗戀的溝渠

沒有信仰來搭救

也許只需要一片聖體

飢餓的鬼怪就會脹死

也許只需要一炷馨香

滲入骨骼裡 誦經驅魔

來不及營救你

來不及營救被你冷劍刺穿的屍骨

來不及取出你浸泡過久的臉

以致被撒旦印了模

照理說 用萬劍就能將你穿透

靈魂卻在吶喊

還有一顆疏於溫熱的心臟

拿來救贖 你說

來不及了 孩子

帶著撒旦的印模上刑場吧!

我不想再擁抱你

我已被你斷裂成屍(詩)

需要更多的讚美詩

我已被你斷裂成詩(屍)

需要覆頌更多的大悲咒

終究 生命是一首詩歌

只是已被你砍斷

不再吟唱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丫頭 的頭像
丫頭

我在左岸的沙洲上遺落一個吻印

丫頭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