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愛詩網徵選已於11/18日揭曉了,往年我幾乎都忘了去查看得獎名單,都是「好友」們熱心通知才知道,結果是訝異與驚喜。唯獨今年一直懸記著「揭曉日」......

這「莫非定律」非常靈驗,「凡是你在意得獎,就一定不會得獎」,當從投遞上傳開始這念頭一直蟠踞著我,愈是如此愈想擺脫,所以當網路票選起跑時也隱晦的不敢聲張,這種妞捏作態反射了心裡欲求強烈的意圖,簡直是欲蓋彌彰,像是小偷隱藏贓物一樣,四處找地方藏匿卻又一直被發現,終日惶惶不安。當這個事情一直到最後揭曉日還沒有被我遺忘,心理的「莫非定律」就越來越接近「事實」─ 一定沒有得獎,也就是當我查看得獎名單時,早已預料結果了,心情上反而沒有任何一點失望,就輕輕地放下了。

事隔整整一星期,我已從濕漉漉的詩裡慢慢地烘乾,無詩無夢的日子倒是輕盈許多,自然落入每一天的日常..........

一早手機有一條瓊華傳來的LINE:「昨晚接到通知,我投愛詩網的新詩得到佳作,這都要大大感謝妳,要不是妳的及時提醒,我在截止前一晚一鼓作氣 ,振臂疾書,就沒得獎機會  ,改天碰面一定讓我請客哦!今年頒獎典禮居然在這星期六的台南台灣文學館 ,路途有些遙遠,去不去領獎還得考慮呀!」

 

去年跟我一起去花蓮參加詩歌節 (為詩而行,我和詩有一場奇遇) ,今年有事沒有同去的瓊華得獎了,她很謙虛遲遲沒告訴我她也投了(也許她也顧慮「莫非」),我居然大剌剌的沒發現,而她完全忘記投稿一事,還是主辦單位通知才知道,這遲來的獎,身為得獎詩人的好友也興奮莫名。

我幾乎讀過所有的參賽詩,她的詩:拿甚麼當餃子的餡,我錯過了,這又是一次「莫非」的應證。

我們今年同時都寫「餃子」,我寫父親的鄉愁,她寫已逝公公的鄉愁,我們各自在這首詩裡「救贖」自己靈魂裡未曾填飽的一處空洞。

這就來讀一讀瓊華的詩;拿甚麼當餃子的餡。(愛詩網原稿)

經歷倥傯的漢子說不出鄉愁
用味道敘說是最瀟灑的法子
爆竹煙硝中流盪過往的人聲笑語
蒸騰的年味把北方霜雪關在門外
滿桌象徵吉祥如意的團圓菜
總少不了白胖飽滿的餃子
暗以孔方小圓包覆其中
得之終年大吉
更歲交子辭舊迎新
十又六熱血效國投筆從軍
過山過海過不了記憶的牢籠
除夕正月南方小島觸不著北方飄雪
築起如雪的白麵牆
說是牆卻禁不住微微拂掠
只消輕輕往中心點搗下便正中要害
巍巍的白麵山瞬間空心
淋注心上的新生活攪和失落的靈魂
揉桿壓印成滿月的白麵皮
一張麵皮一個滿月
層疊的白麵皮數到手軟心酸
拿甚麼當心上的餡
一個妻一柔情滿天雲彩
一對好一擁抱翻山越嶺
一個願一生恩來世再報
餃子裡包覆的責任與離愁
在味蕾綻放時
過山過海過了久違的家門

 

這是我未得獎的詩:尋找可填飽鄉愁的餃子

記憶在操場上
鏤刻一排排整齊的隊伍
十三、四的年少
童年正待沸騰 下鍋
母親用韭菜 蝦皮佐以最後的溫柔包裹
羅列在麵板上 等待 上路
過重的行囊
預告著飯盒裡的餃子
是此行不歸的遠足
僅有的口糧

逃亡 流離
飄盪是宿命
模擬北方的霜雪
囚泳於滾水中試煉火候
以瓠瓜 蘿蔔 四季豆喬裝
敦親睦鄰的口感
奉上「本土」作為聘禮
延續香火

創意新世代
沒有血統證明書
在胃囊裡迷路的家鄉味
也找不到落戶的門牌
咖哩餃 玉米餃 泡菜餃
卻永遠填不飽鄉愁
如破了孔的酒囊飯袋
清臞 乾扁
下了水再無法打撈

沒有人嘗過祖母的韭菜餃
據說
咬了一口就會淚如雨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丫頭 的頭像
丫頭

我在左岸的沙洲上遺落一個吻印

丫頭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