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6日上午,我在捷運明德站巧遇以前的同事一山,他正趕去台北101大樓與視障朋友會合,要去指導視障朋友新的上班路線。我本想打算去士林官邸拍菊花,後來我臨時改變主意想去拍訓練的過程,他說,如果視障朋友允許就可以,於是我也跟著一山第一次搭乘新上路的捷運「信義線」。

見面時,一山徵詢視障者鄒先生能否讓我隨行拍照,鄒先生欣然同意,帥氣的他是中途失明,人生曾經一度陷入黑暗,而今是一名專業的按摩師,每天由導盲犬「弟弟」帶領他穿梭在這個繁忙的城市自力更生,每週工作七天,還保持長跑運動鍛鍊身體,樂觀、進取,有了「弟弟」之後,生活更加自由、快樂,再度遇見了生命的彩虹...........

整個拍攝過程,我數度含淚,人性在這一刻有如在黑暗汪洋中看見了燈火。

我曾在導盲犬協會的季刊上發表: 與黑暗賽跑,向黑暗中的領航員敬禮將導盲犬、指導員、訓練師、寄養家庭、義工、工作夥伴、支持者定名為:黑暗中的領航員。雖然從事社會工作難免與人性幽黯的底蘊拉扯,愛過於滿溢與不足都容易使人滅頂,但對於上一世紀一位德國神父為了讓視障者能擁有更自由、美好的生活,開始訓練「導盲犬」協助視障者,這偉大的慈悲就此在人類的性靈傳衍開來,如夜空中的星光,散布漫天為夜歸迷航的人指引方向,光是如此明亮清透,那些暗流裡的水草纏繞便微不足道..........

《黑暗中的領航員》,冥冥中,總是能找到一條出路..............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丫頭 的頭像
丫頭

我在左岸的沙洲上遺落一個吻印

丫頭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