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SC00002 婆婆拉開門說:「我轉來了!」

就說嘛!旅行是最難客製化的,就算是事前模擬、探詢,順路或專程設計了完美行程,過程中總還是會有意外,人生過境,無處不風景啊!誰能料到每一處角落與轉折處還隱藏著玄機呢!

DSC00005

雖然只給婆婆一個大目標:阿里山,但腦筋靈活聰慧的她心理也規劃了她自己的「旅行地圖」。

 

我也常常由婆婆「順路」的指示在城市裡迂迴而迷路,故而不敢告訴她太多旅行的線索,怕她「順路」去太多地方而失去的旅行的焦點。

一早貼心的大姑來傳話:「媽說;去阿里山會經過彰化,可不可以順路回彰化老家看看二舅?」司機最怕變更路線了,起先老公婉轉的推說:「走高速公路就不會下交流道去彰化。」 婆婆聽了也沒有多為難兒子,只說:「不要緊,麥去兜麥去,下次再勾講。」但我知道老公一定會變更行程。

一上車,導航先設定好兩個地方,一個是去彰化,一個去阿里山,但老公還是沒有明說,一路上婆婆的歷史回顧從日本時代說到國民時代,越貼近她熟悉的領空,她所訴說的往事就越接近了現實,當車下交流道,駛入了她朝思暮想的彰化街道,她意外又高興的說:「你開轉來囉?」

這是我第二次跟婆婆一起回娘家,印象已經模糊了,位於小學後面的樓房是二舅後來改建的房子,也許我經常聽婆婆或老公提起他們小時後在門前一條小溪裡嬉戲的情景,我的腦海中似乎也參予過這一幅日式建築前小溪潺潺、數名孩童在溪裡摸蛤仔、打水的圖像。婆婆吃力的不用攙扶便走到玻璃門口拉開了門說:「我轉來了!」我聽出她隱忍在喉頭的哽咽聲,心靈的家園,不管成家立業、兒孫滿堂,永遠都不會消失。

二舅正在玩電腦撲克,姐弟倆原是同好。大家自小「二舅、二舅」的叫,台語變成「米舅、米舅」,大家就都叫他「米舅」。米舅從小活潑好動,繼承外公靈活風趣的基因,一直是大家聚會時的焦點人物。姐弟話匣一開沒有盡頭,事前先跟婆婆約法:只要寒喧20分鐘就得離開,但畢竟親情是一種天然的黏稠物質,一旦沾上就很難脫身。

除了閒話家常,米舅還親授他在社區大學裡學到的「ラジオ体操」,建議婆婆轉告眾姐妹們一定要天天練。

時間早已超過20分鐘,也沒有人捨得提示,最後還是在婆婆自覺時間已近午,怕又叨擾米舅的午餐,上樓祭拜完祖先後依依不捨的告別。其實他們兄弟姊妹們各自都有平版電腦,也都有上Line,大姑邀請米舅加入家族群組後,大家在Line上已經開始熱絡的對話起來,這樣離情顯得有些「言過其實」了,有Line真好,連「鄉愁」都快要消聲匿跡了。

DSC00009

 

回彰化大家有著自己的鄉愁要解,老公惦念的是門前的小溪,而大姑的吞嚥的唾沫都是「彰化肉圓」的味道。但經過一再改建的道路,連婆婆都不知以前常去吃的肉圓店位在哪裡?

DSC00021

 

「算了!沒吃到就算了!」總是為人設想的大姑不敢強行主導車行的方向,客氣的說不用找了,但我已悄悄的在導航器上輸入「彰化肉圓」,猶如神仙指引一般,大姑看見熟悉的招牌尖叫著:「就在這裡!」其實,不僅只有大姑對彰化肉圓情有獨鍾,多年前陪婆婆回娘家時,我也對彰化肉圓獨特的味道與故鄉「玉里肉丸嫂」的肉圓有了連結取代的作用。

 

 

一向瘦弱的大姑一口氣吃下了二顆肉圓,像是將童年飢餓至今的肉圓肚一下飽足到脹滿才夠味。

DSC00028

在還沒有到旅行的目的地之前,我們每個人好像都已經完成了各自的旅行目的,愉悅又暢快,至於我們最終的目的地─阿里山,似乎只是我們睡覺歇腳的地方。而事實上,也許如阿里山的雲霧一樣,我們始終都未能找到它的方向。

「沒去過阿里山」這件事是我一直很難解釋的尷尬,這也是這次安排去「阿里山」意圖破解這個奇怪的恥辱,對於不常旅行的我而言,沒去過阿里山是再正常不過了,比沒去過指南宮還要正常吧!

DSC00039

DSC00041

DSC00059

DSC00078

 

 

趙寧說:「快樂是一個方向,而不是一個地方。」至於我是否真的去過了阿里山並不重要,因為往阿里山的這個路程上我已饕享了沿途的風景,也許迷霧一般的阿里山就如羅業的詩一樣:默默的漂流成我沿途的風景,任我遨遊...........印象中阿里山的元素有:美如水的阿里山姑娘、小火車、神木、雲海,如數家珍般嫻熟的旅遊景點,已失去了某些神秘感,我一路點收著導覽手冊上的景點,按圖索驥,從奮起湖開始揭開謎底,啊!原來「奮起湖」並沒有湖啊!對一向不認真做旅遊功課的我來說,這一點也不意外,我一向都是眼見為憑,真要佩服翻譯的功力,把「畚箕」化為「奮起」,整整的救贖了這裡終年迷霧的「畚箕」山城,成了阿里山道上最大的中繼站。當我一個人下車,車上老弱殘兵無人想下來一探究竟,我背著相機隨著人群走下陡坡,以為就會看見「奮起湖」,原來大家都是來找廁所,讓我大失所望。只好買了奮起湖火車便當當作到此一遊了,回到車上跟老公小抱怨一下,老公還消遣我:「傻丫頭,打牌時說『我糊了』也沒『湖』啊!」「胡說」也沒「湖」啊!你找甚麼「湖」? 

 

婆婆等我去拍照已經有些不耐煩了,她好像也沒把此行的目的放在「阿里山」,她一路上不知說過多少回「我去過阿里山3趟,每一趟都看見了日出,沒蝦好看的了。」大姑也說婆婆帶來的禦寒衣物太單薄了,一路念著婆婆總是沒把她說的話放在心上,而婆婆似乎也不以為意,好像預知了甚麼似的,看起來她離家的時間已經到了極限了,只差沒說出:「想回家。」掃大家的興。

離開奮起湖,繼續往阿里山的目標邁進...................

中途接到飯店打來的電話:「想跟您說抱歉,因通往賓館的道路今早坍方了,原預定晚上5點能通車,現在確定無法通行了,所以我們先將您的訂單取消‧........」

婆婆馬上說出真心話:「那我們回家吧!」但已近下午5點,正好遇上北返的車潮,此時回家恐怕比登山還難吧!

怕被提早推翻,我悄悄的跟老公說我的下一個備案................(待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丫頭 的頭像
丫頭

我在左岸的沙洲上遺落一個吻印

丫頭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3) 人氣()